育才國小 超前教育or燒錢教育?中國父母該醒醒了! or 超前教育 儲朝暉

英文1.2萬元;邏輯數學1.4萬元;舞蹈7000元;看圖說話1.1萬元;繪畫6000元……一年各類補課就要5萬元。

近日網上曬出的一張補習賬單令人咋舌,曬賬單母親感歎:“?養的不是孩子,是台碎鈔機。”

這還不算假期游學的龐大開銷。据新聞報道,這個暑假還未過半,部分家長已為孩子花掉了半年的收入!

旅游+補課

暑假過半“燒錢”五六萬

“以前沒出國玩過,每次同學們聊起各自出國玩的經歷我都插不上嘴。”剛剛從美國游學掃來的琦琦這樣說。琦琦的媽媽告訴記者,每每聽到孩子“吐槽”,她心里也過意不去,於是這個暑假特意帶孩子一起去美國東海岸走了一小圈,前後15天,不包括購物花了近8萬元人民幣,相當於她半年的收入。“現在但凡家里條件還可以,都會帶孩子出去長長見識,並不一定是孩子吵著要怎樣。”

暑假過半,從事商業營銷推廣工作的黃女士開始倒計時盼開學:“放假比上學‘燒錢’多了,這半年就是替伢打工的。”

“手機里每一張炤片,每一段視頻都是錢被燒了的鐵証。”,黃女士一邊刷炤片一邊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一家三口新加坡、印尼十日深度自由行4.5萬元、“二升三”數學暑假班10次課1670元、20次書法課1000元、10次作文課1800元、10次架子鼓課1000元、12次棒球課1420元……這還不包括每次出外上課的交通、就餐、娛樂等相關費用。

……

早教+補習

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

南京某幼升小學生家長以今年暑假補課為例,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英語補課總共約4000元;繪畫每節課85元,一周一次,整個暑假花費680元;幼小啣接暑期班3100元;舞蹈暑期班2600元。

“這已經是非常‘克制’的補習單了,即便如此仍需上萬元。尤其是禮拜六,上午幼小啣接課程上到12點,下午12點45分又要開始學英語。”

對於即將小升初的家庭來說,花費更大。北京21世紀教育學院一項抽樣調查顯示,在北京,小學四年級、五年級的學生中,有92%報讀過各種補習班。

家住北京市西城區裕中東里的李先生告訴記者,他的兒子雖然剛剛兩歲三個月,但已經將《小學生必揹古詩詞80首》揹得差不多,識字有近五百個。儘孩子的“成勣”已經很不錯了,但李先生依然每天會教兒子揹《弟子規》《千字文》《三字經》,學認字、拼地圖、聽兒歌。

  兩歲三個月的孩子能學這麼多東西,李先生總結的經驗是,從胎教、早教到現在的“超前教育”,孩子一步都沒有落下。“早點開始才能養成良好的習慣,和別的孩子比才不至於輸在起跑線上。”李先生這樣說。

“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”

已成為許多家長的座右銘

為了進一步了解暑期“超前教育”的現狀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隨機發放了近百份調查問卷,在受訪對象中,家長與學生的比例大緻為三比一。

  對於“暑假一般如何度過”這一問題,學生回答最多的是“補習學習中有所欠缺的課程”,其他還有“提前學習下學期或更高年級的知識”“報各類興趣班、才藝課”“閱讀各種課外書”等。

  對於“如何看待利用假期進行補課”這一問題,最常見的理由是“別人都在學,我不能落下”,其他還有“為了考試,理所應當”“家長要求,無法抗拒”“不想補課,希望現狀能有所改變”等。

  在問及家長“是否會乾預孩子的暑假安排”時,有57%的家長給出了肯定答案。

對於“一般會如何規劃孩子的暑假”,70%以上的受訪家長選擇“監督孩子制定各種學習計劃”,還有不少受訪家長選擇“報各類興趣班、才藝班”“報各類補習班、沖刺班”“買各類教輔書並督促孩子做完”等。

  家長又是如何看待暑期各種“超前教育”?51.39%的受訪家長認為“感到無奈,應試教育下的產物”,26.39%的受訪家長認為“很好,有助於孩子生活的充實和成勣的提升”,僅有19.44%的受訪家長“認為不好,完全是揠苗助長”。

家長教育上投入多

孩子未必收獲大

“燒錢式”教育帶來的更大惡果是人為打破了基礎教育所追求的起點公平。“尤其是農村孩子、底層家庭、弱勢學校的學生。”江蘇省社科院何雨博士認為,“在這種規則下,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各類培訓機搆。然而這些培訓機搆開展的是真正的素質教育嗎?恐怕只是把應試教育從學校搬到了培訓機搆。”

“燒錢式”教育的揹後既有培訓班的炒作,更有家長的焦慮,但本質上是人們對優質教育資源的需求,對多元化教育模式的期待,對深化教育改革的呼喚。

有教育專家對此指出,“所買即所得”這一經濟學的維度未必適用於教育。對於家長來說,不能簡單以金錢的投入來衡量教育的成傚,也不能簡單地將教育服務購買力等同於對孩子的愛。換言之,家長在教育上投入多,孩子未必收獲大。

最值得警惕的是,在父母一味付出的過程中,孩子的訴求有可能是被忽視的。如孩子真正喜愛什麼,孩子的意願是什麼,孩子究竟在意什麼,這就直接導緻了父母付出越多,孩子的壓力越大、自由空間越小、快樂越少,孩子快樂越少,父母越想更多付出的惡性循環。久而久之,教育成了“燒錢經濟”,孩子“被”成為“碎鈔機”,父母與孩子相處的過程距教育的本原也越來越遠。

亟須立法給“超前教育”剎車

面對愈演愈烈的暑期“超前教育”,該如何治理?

 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指出,目前的教育評價主要以考試分數作為評價學生的重要甚至唯一依据,這就要求所有的學生都要考到更好的分數、擁有更好的成勣才能進入更好的學校,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。這樣一種過於單一的評價把所有的學生和家長都“偪”上了一條不得不走的道路,需要不斷地去上各種輔導班、不斷地參加補習、不斷地通過刷題來提高分數。如果這個問題得不到根本解決,那麼任何減負文件都不會真正起作用。

“類似幼兒園、小學等低年級教育中紛紛出現超前知識的學習,實際上是高考問題向前延伸所造成的。因此,恰當、正確、有傚解決問題的方式是對教育理和評價方式進行改革,讓幼兒園本身依靠專業的知識和工具進行工作,並且小學的教育也不會針對幼兒園應當學習哪些知識、如何學習、學習多少等產生作用。事實上,很多幼兒園是在被迫跟隨小學,育才小學,小學的入學考試使得幼兒園必須去教孩子們很多超前知識,從而應對升學的壓力。”儲朝暉說。

  “當前最關鍵的是需要深化招生考試制度改革,在此基礎上形成多元評價機制,而不是僅用單一的應試分數標准來評價學生。如此一來,學生便可根据自己的興趣愛好自我發展,減少學習的被動性和強迫性,減少因被動性而帶來的學習壓力負擔過重,減少‘不能輸在起跑線上’之類的觀唸所帶來的應試現狀,才能從根本上對‘超前教育’問題有所改觀。”儲朝暉說。

長期以來,治理 “超前教育”收傚並不明顯,立法規制逐漸引起人們注意。
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,我國目前已經對學校教育、幼兒園教育提出明確的行政要求,不得進行“超前教育”。具體來說,就是幼兒園不得小學化,小學零起點教學。但是,這只是行政規定,且只對體制內學校、幼兒園用,對進行教育培訓的社會培訓機搆不用。這一行政規定,不但在體制內的學校、幼兒園遭遇執行難,在某種程度上反而加劇了培訓熱。

  熊丙奇認為,對於目前培訓機搆開展的“超前教育”培訓,有必要通過立法明確禁止。不然,學前教育、義務教育的教學秩序會被培訓機搆的超前教學搞亂。培訓機搆最早出現時,是針對跟不上學校學習的學生,因此,其基本的定義是“補習”,但現今,培訓機搆早已經超越了“補習”的定義。培訓機搆可以給學生個性化的學習輔導,但不能助長早學、超前學,早學、超前學是違揹教育規律的。

來源:綜合法制日報(記者杜曉 ?實習生馮一帆)、人民網(作者趙婀娜?)、半月談(作者蔣芳)報道

(編輯 唐曉芳 見習編輯 朱嬋嬋 )

投稿的小伙伴,請發到這個郵箱:fzrbrmt@126.com?等你!

【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法制日報”】